【揭秘】重拾学业!伤病加停赛让胡德开始考虑

2019年12月6日,罗德尼-胡德比赛中遭遇左跟腱撕裂痛苦倒地,那一刻他开始思考起自己的职业生涯。开拓者的锋卫摇摆人胡德上个月接受采访时说道:“受伤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自己的职业生涯完了,一般球员遭遇跟腱撕裂基本离退役就不远了。除了威尔金斯可能不会有第二个人遭遇这种伤病能完全康复,甚至打得更好,不过回归球场继续保持健康的可能还是有的。”

NBA历史上一共有44位球员遭遇过跟腱撕裂的伤病,现役的还有10位。像巴里亚、考辛斯、盖伊和马修斯都从伤病中康复了延续了职业生涯,而像胡德、杜兰特、沃尔、达柳斯-米勒、大卫-努瓦巴和德怀特-鲍威尔都还处在康复过程中。遭遇跟腱撕裂的球员逐渐成为了一个小团体,甚至没做过队友的都因为同样的经历走到了一起,互相沟通交流康复过程中的心得体会。胡德说:“我受伤之后很多球员想帮助我,我也主动向杜兰特、马修斯和考辛斯寻求建议,毕竟他们经历过这样的伤病,他们的帮助让我康复过程中越来越自信。杜兰特经常会给我发短信,关心我的心理状态和康复治疗的情况。”

2018-19赛季总决赛第五场杜兰特遭遇了右跟腱撕裂的伤病,因此本赛季全部缺席,也不会参加7月底在奥兰多重启的赛季。胡德也不会参加,即使开拓者想尽全力从灰熊手中抢下一个季后赛席位。而考辛斯是在2018年1月份遭遇的左跟腱撕裂伤病,恢复了将近一年时间后加盟了勇士,结果只打了30场比赛常规赛后在第二场季后赛里又遭遇了左四头肌撕裂,休赛期来到湖人后在季前赛期间又遭遇了左腿前交叉韧带撕裂。胡德受伤的时候,考辛斯坐在湖人的替补席目睹了全过程,之后也想尽办法帮助胡德。考辛斯说:“胡德受伤之后我想让他先平静一下,于是我只是给他发了条短信。我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,那段时间有多么难熬,情绪又会有多么糟糕,所以我发短信告诉他‘我会为你祈祷’。其实我一直担心他,不过我也相信他能够挺过这段艰难的时期,勇敢地去面对。”

考辛斯遭遇跟腱撕裂时,也有很多有相似经历的球员给他提供建议,包括威尔金斯、马修斯和职业生涯末期的科比。他们的建议对考辛斯帮助很大,如今他将这些建议又传递给了胡德。马修斯也是这么做的,值得一提的是,胡德、考辛斯和马修斯的主治医生是同一人,马修斯说:“胡德向我请求帮助的时候,我觉得他是在肯定我受伤后为重返赛场所做的努力,而且我的确找回了状态并一直保持着健康。跟腱撕裂是很折磨人的一种伤病,身体上心理上的双重折磨。我受伤后科比帮助过我,这非常不可思议,加上我自己对跟腱撕裂的了解,更加坚信自己能康复归来。”马修斯在2015年3月左跟腱撕裂后,仅用了七个半月就康复回归,这是NBA里所有跟腱撕裂康复时间最短的案例。马修斯康复之后又打了300多场比赛,本赛季暂停之前,他在联盟第一雄鹿队里已经打了65场比赛,首发62场。

从遭遇跟腱撕裂伤病球员的平均康复时间来看,胡德有机会赶上可能在12月开打的新赛季。胡德的恢复进行得蛮顺利,积极地接受康复治疗,恢复速度应该和平均康复时间差不多。胡德受伤后三个月,联盟因为新冠疫情中止了本赛季,开拓者直到5月8号才重新开放了训练馆,胡德每天上午7点至7点半会去那里训练。由于还受到社交距离规则的限制,胡德和队友们没有长时间的接触,胡德说:“康复过程中最艰难的就是待在家什么都做不了,脚上打着石膏或穿着保护靴,对于精神上的折磨很大。如果开始尝试走一走或者小跑一段,心情会好很多,也能找回些自信,之后便是耐心等待就好,我相信自己能找回曾经的状态,保持不错的竞技水平。”

虽然如今跟腱撕裂不再和退役画上等号,但是像伊塞亚-托马斯这样的例子还是会提醒你跟腱撕裂的严重性,1994年托马斯受伤后就再也没打过职业比赛了,于是很多球员在受伤后便会漫长的康复期开始考虑退役后的计划。二月份被湖人裁掉成为自由球员的考辛斯说:“受伤的时候你会明白很多东西并不是永恒的,你或许会对自己的职业生涯现状感到满意,然而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。”

遭遇跟腱撕裂的伤病加上NBA停赛,27岁的胡德未来充满了许多不确定性,于是他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:杜克大学。胡德参加2014年选秀大会之前已经打完了大学最后一个赛季,因为学分差了8分所以没有拿到学士学位。疫情期间杜克大学开启了网上教学,胡德在妻子的督促下重新捡起了大学课程。值得一提的是,胡德的妻子理查2014年拿到学士学位之前也是为杜克大学打球的。主修戏剧研究辅修社会学的理查说道:“胡德受伤之后,我觉得他需要将精力再放回学业上,反正康复期间也没法训练,联盟又因为疫情原因停赛,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去修满学分拿到学位。”

取得大学的学位证对胡德有特殊的意义,胡德的父母也打篮球且都拿到了密西西比州大学的学士学位。胡德母亲维姬是密西西比州莫瑞迪安高中第一位女校长,从事教育工作多年,拥有教育领导学的硕士学位。胡德姐姐惠特尼和弟弟里奇都为田纳西大学打球,并取得了学士学位。胡德说:“我现在对知识充满了渴望,尤其是世界最近发生的变动,非裔美国人遭遇到的不公正对待,我想将来为此做一些事情。回到杜克大学继续攻读学位的感觉很特别,这里是我梦开始的地方。”杜克大学的教练迈克-沙舍夫斯基对胡德的选择并不意外,他说:“NBA的生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其实人生本就多坎坷。篮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,如果你不再打球生活如何继续,我觉得一个学士学位能增添多一重保障。

胡德通过在线课程学习了休伯特-布雷教授的博弈论与民主课程,全班一共14名学生。每天通过zoom上课两小时,从5月13日一直上到6月5日,每周上五天,6月6日进行期末考试。杜克大学会保护学生的成绩和作业不被泄露,所以布雷教授不会透露胡德的成绩,但他接受采访时表示,胡德的结课论文和相关陈述讲解都很棒。布雷说:“胡德的表现很棒,谦逊踏实,非常讨人喜欢。他和其他的学生一样,都能融入到课堂中,难以置信的是,他还是NBA现役球员里三分命中率最高的几位。”

胡德希望康复之后的三分命中率能回到生涯最佳的49.3%,有了其他经历过跟腱撕裂球员的帮助,加上这段时间为了取得学位付出努力的过程,如果未来退役这一天真的到来,胡德会更加淡然地面对。考辛斯说:“如果有一天职业生涯结束了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觉得胡德康复期间做的这些事能帮助他为退役后的生活做好准备。”

原文:Eric Woodyard

编译:晴天

揭秘